区块链拯救新三板——沉默羔羊的自我救赎之路

可亮说

最近三板圈好几个现象,让我都有评论的冲动,但想想还是算了,因为真的是没动力来写了。有阵子没写三板文章了,写了也没人看,三板圈的人不看,大家都去币圈、链圈了,监管部门更不看,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五月份“新三板读书会”集体读的是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我也重读一遍。发现上次读完竟然是2012年,竟然时隔六年了。经典就是经典,常读常新,又有些感触,索性提笔再表达一下。

沉默羔羊的自我救赎之路

1、新三板媒体集体转向区块链

三板圈的第一个现象:三板圈的媒体人从春节前后都开辟了第二战场,进军区块链。

比如“XX新三板”衍生出了“XX区块链”,“聚焦新三板”又有了孪生节目“聚焦区块链”,“新三板+”马上就是“区块链+”了,就连我们的“新三板读书会”也有人提议改成“区块链读书会”,简直是无缝切换,毫无违和感。所以我也发了条朋友圈:

三板培育了一批区块链人才,加密货币市场成为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重要抓手…

这就是证监会在新时代下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喜人成就…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对于新三板,大家都没耐心了也没信心了…

看到申万宏源投行降薪40%的文章后,我也转发评论了一条:

证监会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硕果,中国直接融资之殇!人都没了,还谈什么市场!

从去年开始,很多朋友都退出了新三板市场,程晓明院长,坚持了十几年的新三板教父,也宣布“小别”新三板市场,当政者难道还不知道反思么?

对于走的和留的,我想引用谭嗣同的诗“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不过当年谭嗣同面对的是腐朽没落的满清,发出的无奈又悲壮的抗争,现在新三板人士面对的是落实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落实十九大“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要求的某会…

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2、新三板企业集体转向海外

三板圈的第二个现象:出现了港股热和美股热。

我最近受邀参加了几次关于海外上市的论坛,或做演讲或参加圆桌论坛,作为一名新三板的从业人员,作为《新三板改变中国》的作者,多少有些讽刺。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和不可逃避的话题,我也确实对新三板、对自己做了很多的反思。

在新三板扩容到全国之后,我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这个市场中来,我将其比喻成可以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历史地位相比肩的,中国近三十多年最伟大的制度变革,我鼓吹新三板才是真正的资本市场,理由是新三板有市场化的入口,不用证监会审核,只是到股转公司备案,新三板会有法治化的出口,会严格执行法治化的惩戒制度,不会像A股一样退市难,新三板会将资金引入实体经济而非像A股一样爆炒、击鼓传花。

现在反思新三板为何陷入困境,可能也跟其中的两条有关,那就是新三板并非市场化的入口,挂牌企业很多都是被地方政府行政推动上来的,被券商忽悠上来的,被财政资金补贴上来的,根本没有投资价值,所以挂牌也不会得到融资。同时,新三板也不是法治化的出口,很多企业财务报表造假,运作不规范,却得不到应有的处罚,投资者维权难,所以也不敢再投。

当然市场人士提了那么多的建议和呼吁,监管部门不为所动,新三板毫无起色。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去海外上市融资,因为我的立场从来就是站在中小企业这边,而不是站在新三板市场,更不是站在股转公司和证监会。谁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我就支持谁,不要说海外上市,如果区块链真的可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我也会支持区块链!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是国内的监管环境,国内的官老爷,逼得大家走投无路,费尽周折,沉默的羔羊只能自寻救赎之路,哪怕千山万水,哪怕漂洋过海…

3、IPO企业集体撤材料

这个要说的是比三板企业更大更强的拟IPO企业,说的是IPO门槛提高的罗生门。

两会之后,一方面为了给海外独角兽回归让路,一方面去年IPO提速带来的弊端逐渐显露,所以某会提高了IPO的财务门槛,口头劝退排队的企业,大把企业撤材料,公众号“券商中国”在415日的文章和卡位说再见!138IPO企业撤材料创纪录,今年来113家,批文也大大放缓(点击阅读原文)。文章中将所有撤材料的企业列表明示了,对很多券商的保荐代表人做了采访,缘由写的很清楚。

可是一个月后的518日证监会发言人,面对记者针对IPO财务指标提高的提问,竟然信誓旦旦的说:

“我会严格按照现行法律法规规章,对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首发企业进行审核,审核政策始终没有变化。”

然后又自我表扬了一番:

“2016年以来,我会落实依法全面从严监管的工作要求,在发行审核过程中严格把关,严厉打击欺诈发行和带病申报,不断从公司治理、规范运行、信息披露、财务状况、持续盈利能力、募集资金使用等多个维度对首发企业进行从严要求。”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答记者问》(点击阅读原文)

这特么能要点脸么?我就问你敢不敢跟大家说说现行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首发管理办法对财务指标是怎么规定的么?某会就从来都没有严格按照法规进行IPO审核!别的不说,就说创业板,“连续两年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低于1000万元;或者最近一年盈利,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某会什么时候按照这个标准执行过?还什么发行审核过程严格把关,2017年那一拨过会企业,40%业绩下滑,还严格把关呢!

之前不按法定标准审核,但至少还有个潜规则,大家还有个预期,现在真的是随心所欲、朝令夕改,让企业、让中介机构、让全社会无所适从…

之前这个IPO审核发行体制,虽然让市场受损,股民受损,想融资的机构受损,至少还能让某几方有收益。两会的时候被人大代表打脸,某会第一时间认错,保留了个脸面,可还不知悔改…

现在市场把这个体制逼到了墙角,不光是投行,某会也被逼到了墙角,再不改,市场会造反的…

很多人问我:新三板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我说:某会无路可走的时候…

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某会不是被市场打脸,就是被中央打脸,这个逻辑我从一开始就讲过了,不信,可以读读去年端午节写的《新三板还是IPO,这是个问题》(点击阅读原文)。

到时候还得用肖钢主席当年的方法,稳住体制内(A股)存量,做大体制外(新三板)增量,重启资本市场的双轨制改革…

羔羊的怒吼只能是“历史意见”?

上面是早就想说的几个事,下面再说说为什么重读《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会让我有继续写写新三板的冲动。

这本书中虽然薄,但是字字玑珠,我用“振聋发聩”、“醍醐灌顶”来形容我读这本书的感受。我也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引用过让我明白的一个道理,那就是“制度”和“人事”二者不可偏废。

讲到制度的时候,钱老在书中多次提到要评价历史上某项制度的利弊得失,必须要知道在此制度实施时期之有关各方意见之反应,这些意见才是评判该项制度之利弊得失的真凭据与真意见。这种意见,钱老称之为“历史意见”。待时代隔得久了,该项制度早就消失不存在,而后代人单凭后代人自己所处的环境和需要来评判历史上以往的各项制度,那只能说是一种“时代意见”。我们不该凭时代意见来抹杀以往的历史意见。

进而钱老指出“讲历史上的一切制度,都应该注意到每一制度背后的当时人的观念和理论。”政治制度是现实的,每一制度,必须针对现实,时时刻刻求其能变动适用。任何制度,断无二三十年而不变的,但无论如何变,一项制度背后的本源精神所在,即制度之用以的主要处,则仍可不变。制度绝非凭空从一理论而产生,而系从现实中产生。“理论是制度之精神生命,现实是制度之血液营养。”

读到这里,我就在想,新三板这个制度产生的理论和现实是什么?新三板显然不是凭空产生的,我想《新三板改变中国》这本书,就是我对新三板之所以产生的现实基础的揭示和理论精神的探究,所以在此就不再重复。之所以新三板的发展、制度的建设陷入了停顿,就是因为现实各方利益的博弈和思想的不统一。那思想应该来源于何处?来源于官方还是来源于民间?来源于既得利益还是来源于创新力量?

新三板的现状,让所有为她鼓与呼的人,有些沮丧,写了几十万字,传播了上百万次的阅读量,却仍无法改进现状。不过读了钱老的书,让我有了些许安慰。这些文字,这些传播,虽然于现状或许无补,但它们却将成为今后的“历史意见”,因为支持新三板建设的这些人的意见,这些文字,是当代真实意见的表达,是真凭据和真意见,这些凭据和意见将会在不远的未来成为评价某会、某人功过是非的“历史意见”…

沉默的羔羊

最后,跟大家一起听首歌,我想这首歌,应该可以很好的表达新三板人,表达渴望发展的中小企业现在的心情……

羔羊的怒吼,真的只能成为历史意见?

当别人误解我的时候
我总是沉默
沉默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反驳
当世界遗忘我的时候
我一个人过
幸福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传说
当敌人越来越多
朋友都离开我
我不是沉默的羔羊
我有话要讲
给我一点酒
让我有勇气
向你吐露我的悲伤
我不是沉默的羔羊
我也有梦想
当明天太阳升起
照在我的脸上
我一样能散发光芒
羔羊也会怒吼
沉默是一种力量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
在现实中学会坚强

……

【完】

推荐阅读

疯狂的比特币和冷清新三板

《新三板还是IPO,这是个问题》



欢迎阅读《新三板改变中国》




欢迎扫码关注“新三板读书会”



公众号法律顾问

刘世杰,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华全国律协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律协法治北京研究会秘书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谋智部传媒网-谋智部商业评论(原微信自媒体圈) » 区块链拯救新三板——沉默羔羊的自我救赎之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