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雷龙纪念馆传人朱祥明

雷龙,原名雷翼龙,生于一九〇三年(即光绪二十八年),祖籍原四川省璧山县河边镇(现重庆市璧山区),雷龙自幼天资聪慧,好读诗书,胸怀鸿鹄之志,十一岁就从乡塾考进了重庆中学,后进入北平大学、黄埔军校四期步兵科,成为林彪的同学。肄业后,投在张治中麾下的步兵五二三团三连,历任排长、连长,随部奋起抗日。一九三二年三月二十四日,在上海参加宝山庙行水车头战斗后,音讯全无,时年二十九岁。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从此,雷龙的父亲卖掉所有家产,携带包括雷龙的幼子雷祥田(时年四岁)在内的全家人,走上了漫漫寻亲之路。他们从重庆出发,沿着嘉陵江、长江一线,顺流而下,直抵雷龙最后的失踪之地——大上海。东奔西跑了整整十年,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也没打听到雷龙的任何消息不说,雷龙的父亲还病死途中。之后,雷母被生活所迫,改嫁朱家,雷龙之子雷祥田也改为朱(文富)姓。

朱文富思父心切,十五岁那年,他就离开家乡,一边打工乞讨,寄人篱下,一边打听父亲的下落。由于雷龙参加的是国民党军队,受当时形势所限,朱文富还不能大张旗鼓地寻找,只能从侧面打听。他先后去了贵州、广西、上海、北京、天津等地,从十五岁找到五十三岁,从青年找到了老年。头找白了,背累驼了,历尽艰辛,一无所获,满腔的希望被冰冷、空无的失望所替代。

尽管如此,朱家人的寻亲情结始终没有改变。到了朱祥明(朱文富之子)这辈,仍把寻找亲人当成朱家的一件大事。只不过,朱祥明的寻亲方式有所变化而已。他一是通过电报、电话、信函等形式,恳求有关部门进行核实查证。二是直接前往黄埔军校旧址、上海参战地,以及北京军事博物馆走访当事人,搜集有关信息。他不相信,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呢?但是,由于时间太久远、战争残酷导致部队失散和国民党档案材料无法查阅等原因,朱祥明的努力仍像投入大海的棉球,连水泡也没冒一个。有人说雷龙牺牲了,有人说雷龙跟着蒋介石去了台湾,甚至还被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误认为他精神有问题。亲朋好友和一些好心人也纷纷劝他好自为之,到此为止。他自己也觉得那寻亲之路是大海捞针,茫茫无垠,遥遥无期。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日,正当朱祥明因生意繁忙,无暇顾及继续寻亲之路时,一条天大的消息从璧山政协文史委传了下来:他们三代人苦苦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亲人雷龙终于有了可靠消息!

原来,雷龙在那次上海宝山庙对日战斗中壮烈牺牲了!

二〇〇四年,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活动之前,雷龙虽为国民党军官,但都是为了抗击日寇、保卫国家捐的躯,是光荣的。为此,党中央把他们都当成有功之臣、革命烈士予以缅怀褒扬。当年六月四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以国家的名义,向雷龙的后人颁发了《革命烈士纪念证书》。随着雷龙的正名,朱家人的寻亲情结终于了了。为了纪念前辈英勇杀敌、保家卫国、慷慨就义之精神,朱祥明倾其所有,为雷龙竖立了“抗日英雄雷龙纪念碑”,建造了“抗日英雄雷龙纪念馆”,并在顶楼悬挂了中华民共和国国旗。决定每年春节和国庆之日,全家人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重温历史,缅怀先烈,珍惜幸福,感恩祖国。

当记者问到朱祥明:你为什么要筹建纪念馆? 朱祥明说:我爷爷战死疆场,当时没留下连尸骨都未曾留下,还是我父亲在我爷爷所在的昔日战地捧了一把黄土回来,我之所以要建这个纪念馆,是我知道,我爷爷只是无数抗战先烈中的一员,我自筹资金,甚至贷款,我不管经历多少困难都要把纪念馆建好并传承下去,免费为大家开放,把它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就是让我们,永记历史,发愤图强!为实现中国梦贡献一份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谋智部传媒网-谋智部商业评论(原微信自媒体圈) » 抗日英雄雷龙纪念馆传人朱祥明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