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品大王就是陕北农民,土疙瘩里面培养出来的红色收藏家——瓦窑堡汉子李长东

军品大王就是陕北农民,土疙瘩里面培养出来的红色收藏家——瓦窑堡汉子李长东

《说咱陕北》      陕北出来个军品大王,瓦窑堡人,中国十大  红色收藏家之一,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是军品大王2019的首要任务,一带一路,我怀揣7元,借着老乡的力量,95年来到北京寻找毛主席转战陕北的历史和革命后代,杰出人物……红色收藏家……在中红网举办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讲毛主席的故事25专场,我收获满满,再加上北京碰上中国首位被官方媒体冠名的红色收藏家金铁华馆长是我的恩师,老教育我……我把红色摇篮的陕北夸一夸……那才是心中的家……2019.2.24军品大王的红色快讯

陕北的山,山连着山;陕北的水,筋连着筋;陕北的人,亲套着亲。

陕北在地理概念上分为两部分:延安以北为榆林,延安人称其为“上头”,包括清涧、绥德、米脂、吴堡、佳县、横山、子洲、定边、靖边、榆林(榆阳区)、神木、府谷一十二县;榆林以南为延安,榆林人名之为“南路”,包括吴起、志丹、安塞、子长、延安(宝塔区)、甘泉、延川、延长、宜川、富县、洛川、黄陵、黄龙一十三县。

陕北山水同根。榆林北为毛乌素大沙漠,南为丘陵沟壑区,与延安联为一起,大体一个眉眼,抬眼一望都是山,除了山还是山,山上植被稀疏,灰眉土脸,像一位老者。榆林的母亲河榆溪河发源于榆阳区小壕兔乡刀兔海子西的水掌泉,汇入无定河,最后注入黄河;延安的母亲河延河发源于榆林靖边县天赐湾乡的周山,最后也归入黄河。      陕北历史同源。历史上,陕北为汉民族与北方少数民族的结合部,蒙古、党项、匈奴、鲜卑、契丹等二十多个游牧民族与汉民族在这里激越杀伐,拉锯战争,榆林为最前哨,延安为大后方。每当汉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陕北都会率先挺身而出,冲在最前面,上演传奇,惊动世界,创造历史。

陕北人打断骨头连着筋,血肉相连。陕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自然环境恶劣,民生苦焦。榆林地盘大,人口稠,填不饱肚子;延安地盘小,人口也稀,虽然寅吃卯粮,相对还能填饱肚子。为了躲避战争、匪患和饥饿,陕北人一是“走西口”,向外移民;二是榆林人“走南路”,内部流动。而延安人也以令人感动的包容接纳了自己的穷邻居榆林人,并与这个难兄难弟休戚与共,共度时艰。

陕北文化水乳交融,一体化。由于榆林曾为多民族杂居之地,又是明清以来朝廷流放京官之所,因而榆林的文化具有多元性、复合性与开放性,遍地都是石匠、铁匠、木匠、毡匠、皮匠、油画匠、泥水匠等等能工巧匠,还出说书的、唱酸曲的、剪窗花的、闹秧歌的、吹唢呐的、劁猪骟驴的、安神破土的、打卦算命的等等艺人。而延安文化虽然与榆林文化大体一个模样,却相对比较平和、保守和缺乏张力。榆林人进了延安人的院子,到了延安人家门口后,榆林文化也进了延安人的窑洞,上了延安人的炕头。于是榆林文化与延安文化就像陕北人腌酸菜那样,被装进了一条大瓷瓮中,萝卜、白菜、豆角、辣椒、黄葱、大蒜、洋姜、花椒叶等搅和在一起,压上了菜石,经过十天半月发酵,腌制出了酸、甜、苦、辣、咸而又家常地道、五味杂陈、醇香浓郁、越吃越想吃、越嚼越有味道的陕北文化来。

陕北人像陕北的山一样壮实,像陕北的黄土一样厚道,像陕北的石头一样坚强,像陕北的黄河一样具有叛逆性、开创性和创造性。

陕北人敢爱敢恨。爱,头发稍稍、眼睛仁仁、舌头尖尖、骨头缝缝、指甲盖盖都爱,爱得要命,爱得不管不顾,爱得死去活来;恨,就吹胡子瞪眼,就高喉咙大嗓子,就挽袄袖子,擂胳膊把子。

陕北人敢作敢当。说闹事,嗑里马嚓,三锤子两斧头,噼里啪啦,弄得栓栓正正,干得漂漂亮亮;不想闹事、不能闹的事,就是好话说上一麻袋,银钱放下三万贯,套上九匹骡子也拉不回转。成功了,高兴了,就会吃“手抓羊肉”,端起大碗喝酒,就会高唱“那哒哒也没咱山沟沟好”,就会思念“我那要命的二妹妹”;失败了,生气了,就会站在疙梁梁上,望着老蓝天,用拦羊嗓子回牛声吼叫那悲壮的信天游,把“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把崖娃娃招惹得一哇声地随声附和,惊吓得山野鸡冒出蒿草,扑棱棱端飞。

陕北人天不怕地不怕,敢把皇帝拉下马。米脂的李自成揭竿起义,东挡西杀,一直打进北京城,坐在金銮殿的龙椅上;榆林出生的党项人李继迁缔造了国中之国,与大宋王朝分庭抗礼,威震中原。黄陵的盖吴、清涧的李显忠、府谷的王嘉胤、定边的张献忠、安塞的高迎祥、绥德的韩世忠、吴起的神一元、榆林的李定国、延长的黑宪章等等,无一不是靠造反起家、能征惯战的悍将。保安的刘志丹、安定的谢子长联手创建的西北革命根据地,为中央红军提供了落脚点,支持中国共产党最终夺取全国政权,问定天下。

陕北文韬武略,人才辈出。神木的杨业和府谷的折赛花夫妇率领的杨家将,满门忠烈,前仆后继,为大宋王朝戍边御寇,屡立战功。抗日名将、以身殉国的高桂滋是定边人;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是米脂人;仅子长县就出了谢子长、阎红彦、贺晋年、吴习智等十大将军。原国家副主席高岗是横山人;边区时期的陕西省委书记贾拓夫是神木人;曾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的马明方是米脂人、张德生是榆林人、李瑞山是延长人、马文瑞是子洲人、白纪年是绥德人;清涧的袁家沟先后出了四位省委书记。曾参加五四运动领导和组织工作的李子洲是绥德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杜斌丞、李鼎铭是米脂人;明代文学家、所著《西之集》被选入《四库全书》的马汝骥是绥德人;曾主持纂修康熙《台湾府志》、为“台湾八景”命名的高拱乾,曾任《中华新报》和《大公报》总编、有“一代报人”之称张季鸾,书法与于右任、王雪樵齐名的李棠都是榆林人;现代文学的扛鼎之作《创业史》的作者柳青是吴堡县人;当代文学的又一座高峰《平凡的世界》的作者、曾获茅盾文学奖的路遥是清涧人。定边农民、治沙英雄石光银荣获联合国粮农组织颁发的“世界优秀林农奖”;靖边农民牛玉琴治沙绿化,获得联合国粮农组织“拉奥博士奖”……

陕北资源富集,经济快速发展,已经成为陕西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榆林为陕、甘、宁、蒙、晋五省咽喉,境内有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中国陆上探明储量最大的整装气田陕甘宁气田,有“中国的科威特”之称;延安为陕北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革命圣地,具有无以复加的政治优势,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资源也很丰富。2014年,榆林和延安经济总量占到全省GDP的四分之一;榆林人均GDP全省第一,达到14518.32美元;延安人均GDP全省第三,为10228.22美元,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2576.75美元。

穷了几千年的陕北人,终于初步富裕了起来。初步富裕起来的陕北人,也开始玩起了大手笔,一夜之间,“陕北人”成为香饽饽,成为一张文化名片,出现了所谓“陕北现象”。腰包鼓起来的陕北“土豪”一是玩起了“高大上”,抽名烟,喝名酒,进出豪华宾馆,把物价搞得像猴子上树一样。陕北任何一个县城的物价都比省城西安高出许多。二是动辄大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购买豪车。现在,在榆林和延安的街头上,世界级名车、上百万的进口车抬眼就可以看到,大几十万的车遍地都是。奔驰、保时捷、凯迪拉克、路虎、奥迪、沃尔沃、雷克萨斯等品牌汽车在榆林、延安都有4S店。去年,榆林进口车总量为8184辆,占到了全省的70%以上。三是下西安买房。传说中的“到西安捎带买套房子”的市井故事,有着可以追踪溯源的真实版本。在西安北郊龙首村、方新村、大明宫以及北二环以北的经开区,挂着“陕K”、“陕J”牌照的车辆来来往往,为北郊一景。在海荣地产开发的海系地产项目小区内,社区内的官方语言几乎都成了陕北话。在高科、紫薇、高新、绿地、融侨等品牌房企开发的楼盘里,都有陕北人的房产。在一次小型房展会上,来自陕北的购房团一次性团购了30多套住宅,将某小区的一栋楼整体拿下。传说一位穿着陈旧款式夹克衫的老汉走进西安某售楼部转了一圈,见没人搭理,转身想走。这时一位售楼小姐给他倒了杯水,问他想看什么样的户型。这位老汉接过水喝了一口,手指着楼盘模型中的一栋楼比划着:“我要把这一串串都买下来。”就这样,这位售楼小姐在几分钟内卖出了一栋楼的一个单元七套房子。因此,西安的房地产商都欢迎陕北人,西安人都骂陕北人抬高了西安的房价。

陕北堆积着世界上最广袤最深厚的黄土,陕北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陕北经过血与火的长期洗礼,陕北在革命战争年代曾经创造了战争奇迹,在和平建设时期创造了新的经济奇迹。陕北人站在黄土高原上,所以陕北人视野开阔,目光远大;陕北人脚下是黄土,所以陕北人接地气,有力量,生命力顽强;陕北人与大山为伍,所以陕北人敢闯敢冒敢试,勇于攀登,勇于创造,勇于征服。陕北永远是蕴藏奇迹创造奇迹的地方,陕北永远是培育和生长我们民族精神的试验田,陕北人永远是中华民族刚强威武之种,陕北人将创造更加辉煌灿烂的历史。

为陕北人点赞![强][强][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谋智部传媒网-谋智部商业评论(原微信自媒体圈) » 军品大王就是陕北农民,土疙瘩里面培养出来的红色收藏家——瓦窑堡汉子李长东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