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文:“温州师爷”的使命和担当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我们党领导全体人民共同创造出来的成果,赶上这个时代,我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周德文接受采访时满怀激动地说。

尽管一句温州话都不会说,但周德文依然被认为是最“懂”温州的人,自1983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温州,他的人生便与这座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城市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三十几年的深入研究,让他常常被冠以“温州师爷”、“温州代言人”等雅号,其名声之大,乃至于总理李克强在考察调研温州时,都点名要他参与座谈或调研。

他的“接地气”,不仅仅源于他与他所深入研究的温州民营企业一样都来自于“草根”,更在于他数十年如一日地浸润在民营经济的“第一线”,以最为近距离的姿态,观察着中国民营企业的一举一动,无论乱云飞渡,抑或气象万千。

“温州模式”的积极探索者

1983年.大学毕业之初的周德文被分配到温州工作,那时的温州,远不是如今的样貌。仅仅一年之前,在中国改革史上留下里程碑式烙印的“八大王”事件轰动了全国,温州也因此一下子跃入了不少关心经济的人的视野。人们突然发现这座曾经默默无闻、隅据东海的小城,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生长出了一片生命力非常顽强的“离离野草”。究竟该如何对待这些“野草”?面对这个关系到如何为民间自发的经济行为及组织定性的问题,社会上几派各执己见的声音“争”得不可开交。

更让周德文觉得“赶上了”的,是他来到温州不到一年,温州大学开始筹建。作为13个最早的筹建者之一,他成为了温州大学经济管理、国际贸易系最早的一批讲师。站在三尺讲台之上,他不仅尽心竭力地教书育人,也教学相长地夯实了自身的理论基础。更重要的是,年轻而理想丰盈的他,对研究温州经济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热情。

“那时候,我成立了一个青年经济研究会,这个研究会里当时都是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面对民营企业这个新生事物,大家都是既好奇又兴奋。所以他们一到周末或者没有课的时候就骑着自行车,自发地走街串巷地去企业、乡村做田野调查。”周德文回忆道,那时候温州看起来还是很贫穷落后的,大街小巷里有许多清末民初的建筑,两层木质结构的小楼,城区里六七层的楼在当时看起来简直就是摩天大厦一般。

穿行在这些古旧的小楼之间,周德文看到不少家庭作坊式的小企业,这些小作坊便是后来“温州模式”最初的雏形。这四个字虽然不是周德文提出来的,但关于这种模式的许多基础性研究工作都是他与当时同在研究会的小伙伴们一起完成的。这些基础性的研究为社会各界探究“温州模式”提供了最生动最基础的材料及切入口。

而随着这种走街串巷式的田野研究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系统,周德文感觉到似乎有着一股新的力量在召唤着他,让他迫切地想从观察者、研究者,转变为全然置身其中的参与者、实践者。1993年,在席卷全国的“下海热”中,已经在温州大学从事了近十多年教学研究工作的周德文也顺势辞职了。

辞职后,周德文与他的高龄学生——当时的温州电器大王郑元忠一起创办了庄吉集团的前身温州威丽斯服装有限公司,出任首任董事、总经理。随后,他又在浙江巨龙集团做了几年的职业经理人。在这两家集团近十年的从业经历,让周德文深入温州民营企业的内部去感受中小企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同时也积累了企业管理的一手经验教训,这一切都让他对温州、对民营经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与思考。

爱之深 关之切

1978年,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

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有一句著名的论断“摸着石头过河。”在这个过程中,几种基于当地不同情形而形成的经济模式突显出来,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以特区经济外贸加工为特征的“珠江模式”,以集体经济乡镇企业为特征的“苏南模式”,以及以源于民间自发经营为特征的“温州模式”。

在周德文眼中,所谓“温州模式”最大的特征便是草根性。“那些如今赫赫有名的温州企业家,比如南存辉、胡成中、高天乐、郑元豹等都是出身于草根,并且在创业的早期野蛮生长。”而这种草根性也决定了“温州模式”的命运与格局。

“野草是最有生命力的。”周德文感叹说,“温州的民营企业经过了大风大浪,面对一轮又一轮的危机从来都没有倒下过。”野心、斗志、坚韧、灵活,这些常常用以形容野生动物的形容词,在他看来无一不可用以描述温州的民营经济。

而“温州模式”中,最打动周德文的则是被概括为“四千四万”的温州精神——走过千山万水,吃尽千辛万苦,历经千难万险,说尽千言万语。四个“千万”将温州人的坚忍不拔、吃苦耐劳与勇往直前刻画到了极致。

“这个形象是非常正面的,那种拼搏努力、天不怕地不怕的气质与精神是非常让人敬佩的。”他以自己的一位挚友为例介绍道,“我的这个朋友在温州时很贫困,在温州‘传帮带’的传统下,他通过亲戚去了巴西。语言不通、文化迥异,可即便如此,他竟然在巴西的热带雨林与原始部落的首领结成了朋友,获得了一片森林的合法开采权,成为了一名杰出的地板商。”

周德文说,自己之所以与这些温州企业家、与温州产生英雄相惜般的“化学反应”,也是因为这种精神上的契合,“尽管我外在看起来是一个性子很平和的书生,但我与温州人一样都有着非常勤奋、非常敢拼的一面。”

然而,在2008年前后,却又不少质疑声在温州的周围响起。那时候,在美国次贷危机的连锁反应下,全球陷入了一场杀伤力巨大的金融危机。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中国,虽然不像一些欧美国家那般受到直接的影响,但也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受到了一定的牵连。在中国民营经济中起着风向标般的作用的温州经济,逐渐显示出了出身“草根”的先天“劣根性”。

有一些企业在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后,因为种种原因而缺乏持续的发展力。而在经济泡沫渐长的过程中,“赚快钱”渐渐成为了一种风尚。对钱格外敏感的温州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成为炒客一族的引领者。

当时的周德文感到危机扑面而来,为此,他向政府、社会、企业频频发出预警。而他让更担心的,是企业家精神的消减,“对于民营经济而言,那种专注事业、永不言弃的企业家精神若是减弱了是非常可怕的。”

因为对温州民营经济深切的感情,在那段日子里,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众多场合发声呼吁,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温州模式”遇到的困局,并放弃单纯逐利重塑企业家精神,引领温州走向新突破新发展。

“可很多人却批评我唱衰温州,这对我真是天大的误解。温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更是我热爱的家,我怎么可能希望温州不好呢?”尽管他对质疑抱有委屈,但他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辩解过,“我能理解质疑者的心情,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认同我的观点。”

为濒危企业开“药方”

后来,温州经济果然如周德文所预言的那样暴露出了种种问题,甚至一度陷入困境。许多曾经的质疑声纷纷转化成为了探询,他们希望周德文能够开出一剂“良方”,重新激活民营经济的活力,让企业发展再向前一步。

“当时我意识到,仅仅靠自己利用个人影响力从理论的层面为民营企业鼓与呼已经远远不够了,必须为陷入危机却仍具发展潜力的企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经过系统的思考和推敲,周德文决意创办一家以“拯救”企业危机,帮助企业防范风险,健康持续发展为宗旨的企业管理咨询集团,并将之取名为“中和正道”。

周德文在中和正道成立之初便明确地告诉员工,集团并不以经济利益为首要追求,而是以社会价值为奋斗目标。“人们说十年磨一剑,我差不多是四十年磨一剑。虽不敢说这把剑有多厉害,但至少是有一点锋芒的。”周德文说,“我觉得自己有一种使命感,希望能够利用自己数十年积累的经验与资源,以及一整套系统性、可操作的战略模式,让一些仍然有生命力的企业重新回到市场的竞技场上。”

这套具有系统性,用于突破企业债务死局的新模式的核心是企业债务重组,通过“自救重组”债务危机化解、“整合重生”产业资源整合等手段,针对企业债务过重,专注于“救活企业”,助力中国民营企业“活下去”、“跑起来”和“飞起来”。

目前,这套应对债务危机的独特模式,已经得到了500多家企业的验证,成功引导这些深陷债务危机的企业进行资产优化、降低债务杠杆、切断担保链、化解法律风险、保卫现金流、维护经营链、避免企业破产、倒闭,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债务危机,为企业健康良性发展、持续经营保驾护航。

2016年,在企业债务重组的基础上,集团提供更有实效的“产业资源整合”业务,包括主营业务托管、产业整合并购等后续支持服务,以便在前期扫除企业生存障碍的前提下,彻底解决企业重组成功后期缺乏战略发展资金、缺少科学管理运营机制、缺乏资源整合对接平台的困境。

某省一家玻璃制造有限公司便是中和正道众多整合案例中的一个典型。这家玻璃公司是该省最大的浮法玻璃制造商,已建成550吨/日优质浮法玻璃生产线,年产可达4亿元,实现了利税数千万。但在2014年,该玻璃公司因扩张过快,盲目投资,出现了资金链断裂,最终爆发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生死攸关之际,这家企业找到了中和正道,经过专家组分析,这家玻璃公司仍然有着原材料充足、设备完善、技术成熟、市场占有率高等诸多竞争优势。如何搬走压死企业的债务稻草?中和正道的重组战略专家、资源整合专家经过多次研讨,为这家企业量身制定了一套“自救重组+整合重生”的战略体系,通过制定产业整合战略,以横向与纵向相结合的整合方式,帮助玻璃公司降低生产成本,扩大企业生产规模,强化企业核心竞争力,形成规模经济效应,最终获得新的市场势力、市场范围与市场控制力。

“我们不能发现企业遇到危机了,就让其走破产的道路,这对企业、对员工、对社会都不是最好的办法。如同人生病了,不能直接送到火葬场,总要千方百计把病人送到医院去看病治疗,把他救活。中和正道是‘企业医院’,专门围绕企业怎么生存下去,千方百计利用各种方式方法来帮扶救活危机企业,现在很多地方法院与我们合作,在企业破产之前搭建一个‘预破产’通道,通过中和正道模式,看看能不能把其中一些企业救活。如果救活了,对员工就业、对社会都是一个贡献!”周德文说。

“温州企业代言人”

不知不觉间,周德文变得异常繁忙,时间表里几乎没有“休假”这一栏,除了率领中和正道为企业扶危解困外,还以“温州企业代言人”的身份出席各种场合的经济论坛发表演讲,希望以此赢得政府更多的政策扶持。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处于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每天都在和企业打交道,了解他们发展历程,深知他们的创业艰辛,更清楚他们处于转型过程中所面临的种种困境,我必须积极地站出来为这些民营企业发声,这是作为一名学者应有的责任,也是我本人应当履行的义务,只有民营企业更好的发展,才能推动我国市场经济朝更加稳健和谐的道路上迈进。”周德文说。

在周德文看来,从宏观经济政策上,最迫在眉睫的举措就是减税。当前,我国处于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期,减税一方面可以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有助于增强企业利润,化解企业债务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加大收益预期,促进民间资本的有效投入。

“对企业而言,企业的减税空间主要体现在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上。减税的方式应多样灵活,对微型、小型和成长型企业进行异质税收,减税形式不必拘泥一种形式,取消类似税种、直接减税、降低税率、缩短折旧时间,只有在税收上做好文章,才能惠及每一个中小企业,从而帮助中小企业摆脱困境,实现转型升级。”

欣慰的是,期许转正变成现实,为达到经济的最佳状态,不久前召开的2019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此外,通过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和相对大幅增发地方政府特殊用途债券,财政政策杠杆的效用将得到更有效地发挥。同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而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的前一天,2018年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100名被授予改革先锋的名单中,企业家占到21人,其中,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存辉荣获“温州民营经济的优秀代表”称号,并颁发改革先锋奖章。这意味着,历经40年艰辛打拼,温州企业家所做的贡献得到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充分肯定!

“40年来,我国经济能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和民营企业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次表彰大会众多企业家的入选,体现了中央对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认可和重视,希望政府未来出台更多的扶持政策,让更多的优秀企业们能够一展身手,在新时代中国经济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解民营企业之困、谋民营企业之需,时刻将民营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系在心间,这就是周德文,一个最接“地气 ”,心怀大德的学者,一个不知疲倦,憨直谏言的先锋。“为企业服务,这就是我的终身价值所在。”周德文的人生目标明确而又坚定,希望他未来一如既往,保持这个目标阔步前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谋智部传媒网-谋智部商业评论(原微信自媒体圈) » 周德文:“温州师爷”的使命和担当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