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剧” 电影《猎枪》开机仪式在泌阳角子山隆重举行

原标题:今天上午,电影《猎枪》开机仪式在美丽的泌阳角子山下隆重举办

2019年4月10日上午,由著名导演焦晓雨执导的爱国主义题材电影 《猎枪》,在泌阳下碑寺乡角子山开机拍摄。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董新奇,宣传部副部长李霞,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局长刘康乐,出品方北京晓晓未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翼宝剑,导演焦晓雨,制片人吕向华,著名演员张永刚,杨清文、冯玉玺、刘凡莹等出席开机仪式。

    

     本剧以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下的“角子山游击队”面对日寇的侵犯,奋勇抗击的大历史事件为背景,根据发生在此地的真实历史事件改编而成。据泌阳史料记载,在抗战时期,角子山曾经设立过新四军的地下兵工厂,为抗日力量提供了多批武器弹药,但同时也遭到了日寇的不断侵犯和破坏,史载,在1945年2月,沙河店、牛蹄的日、伪军约三百余人,为彻底扫除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向固守角子山一代的抗日游击队发起进攻,抗日游击队凭借有利地势,对日寇的侵略展开奋勇反击,同时活动于附近山中的几名猎户也主动加入其中,最终取得击毙日寇七人,日伪军十余人的战绩,日伪军被迫撤退,从此再也不敢靠近角子山。

电影《猎枪》就是以真实历史故事为原形,经过艺术化的处理,创作而成的一部优秀的爱国题材剧本。故事大致讲述了1945年春,驻守县城的鬼子为了破坏新四军建在角子山大山中的兵工厂,派出两支侦查小分队去搜查兵工厂的下落,但一支鬼子小分队在侦查过程中迷路,碰上山中某村猎户的姑娘阿秀,将其欺辱,随后引来村民的抵抗,打死一名鬼子,不想却因为此举招致鬼子的报复,鬼子整个小队杀来,将整个村子的人全部杀害,只有外出打猎的猎人老枪(大名吕二虎)侥幸活下来。怀着对鬼子痛彻骨髓的仇恨,凭借一支猎枪与鬼子整个小分队展开较量,但终究因为势单力薄,在击毙几名鬼子之后受了重伤,不幸被汉奸抓获交给鬼子。生死之际得到同样被鬼子抓获的我党地下工作人员楚明的帮助,二人合力从鬼子的魔掌中逃脱出来,但随即遭到鬼子的追杀。在楚明的帮助之下,老枪依靠自己精湛的枪法和多年打猎的经验,将追杀的几个鬼子困在山中。就在鬼子增援部队赶来之际,得到消息的角子山游击队全体出动,与附近闻讯赶来主动增援的几名猎户一起,在洪队长和楚明的带领下,将鬼子增援部队全部击溃的英勇抗战的故事。

该电影主题意在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讴歌中华民族不惧外族侵略,虽身处劣势,但面对强敌依然敢于亮剑、勇于战斗的抗争精神。以泌阳人民在抗战中的英雄壮举为代表,赞扬了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奋勇打击侵略者、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本剧所有戏份基本将在河南泌阳及其周边地区拍摄完成,泌阳地区自然地理风光及人文景观中各种迷人的景象将在剧中得以全景展现。这些将对开发本地的自然及红色旅游资源,使更多的人了解当地,对泌阳经济的发展提供直观的艺术形象。本部电影不仅有惊险悬疑的动作戏,更有动人心弦的情感戏。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荡气回肠。枪战与武打完美结合,惊心动魄。我们力争将其拍成一部雅俗共赏,有较高看点的影片,并为其成为经典之作而不懈努力。

《猎枪》的拍摄,将为当地两个文明的建设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2019年,正值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此时拍摄一部这样有深刻纪念意义的电影,亦是对无数为了新中国奋勇斗争、无畏牺牲的革命先烈的最好怀念。

【剧中主要人物】:

老枪:男一,六十来岁,生活在深山的老猎手,枪法厉害。因为村庄被屠,追杀一路鬼子兵,历经生死,最终在新四军情报员楚明的帮助之下,消灭一个小分队的十来个鬼子,并干掉自己最大的对手–鬼子指挥官砷十三。

冯老板:女一,三十多岁,山货铺老板,为人仗义,深明大义的进步女青年,为救老枪,不惜牺牲自己。

洪队长:男,四十来岁,新四军游击队的总指挥,英武,严肃,公正,一心抗击日寇,带领游击队与日寇展开殊死搏斗。

楚明:男,三十五六岁,新四军情报员,专门探听日军情报,身手不错,后因为保护老枪被汉奸所害。

砷十三:反一,四十多岁,日军少佐,枪法很准,心狠手辣的鬼子小分队头目,是老枪最大的对手,但最终还是被老枪打死。

刘保长:四五十岁,某村保长,比较正面的保长,被迫当上保长,后因为救老枪被日军处死。

小山子:20来岁,男,山货铺小伙子,为人正义,忠心耿耿,帮助冯老板一起救助老枪,后牺牲。

竹下:男,30来岁,鬼子,邪恶的鬼子头目,后被老枪打死。

野尻太郎:男,30来岁,鬼子,先被老枪俘虏,后假意投降,最终被老枪干掉。

龟田:男,28岁,鬼子头目,被老枪干掉。

汉奸胡塞儿:男,28岁,铁杆汉奸,阴险毒辣,坏事干尽,抓捕老枪和楚明,为鬼子一心效力,后被楚明打死。

大群:鬼子、汉奸等各有十几个人。

群众若干。

下碑寺乡位于河南省泌阳县境内东北部,地处淮河上游,伏牛山、桐柏山两山余脉之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人才辈出。以古上碑、中碑、下碑三座古刹之下碑寺而得名。

据传说,在镇子的北头,原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寺院,叫下碑寺,是当地的一处名胜,千百年来,香火旺盛。“下碑寺”地名是沿袭了当年寺院的名称。

过去不光有下碑寺,往北还有中碑寺和上碑寺。关于上碑寺、中碑寺、下碑寺三座寺院的来历,一种说法,相传大约在南北朝时期,佛教盛行,朝廷看中了这一带风水,要在此地建造三百座寺院,广纳僧侣,弘扬佛法。建寺费用拨下后,主持建造的官吏贪婪成性,大肆偷工减料,将朝廷建造三百座佛寺的计划,偷换概念,改为建造三座佛寺,分别取名为“上百寺”、“中百寺”和“下百寺”,合为“三百寺”,以此混淆视听,迷惑朝廷。把建寺所剩大批款项据为己有。后流传过程中,渐被误传,成为今天所听到的“上碑寺”、“中碑寺”、“下碑寺”。

然而有人认为,下碑寺一带区区弹丸之地,建造三百座佛寺,显然还是过于夸张、难经推敲的。有人推想应该是在这里曾经出现过至圣至贤、为一方百姓营造过大福大德之人,百姓知恩图报,弘德扬善之,为其连树三碑、连建三寺!据考证,确实在残碑上发现“下碑寺”几个字,故此说明地名是真实无误的,“三百寺”之说应属讹传。

“中碑寺”现在已经变为一个村落。“上碑寺”遗址位于角子山开阔的山间盆地。角子山,海拔499.8米,位于泌阳县下碑寺乡境内,板桥水库上游,系伏牛山东余脉,因最高的两座山峰紧密相连,形似牛角而得名。又有一说是,在两座山峰的巨石上,分别有一个大脚印。传说很久以前,不知是哪位大仙从这里经过,一步跨越两座山峰,从此,两座山巅的石头上,就留下了大仙清晰的脚印,因此有人又称脚迹山,“角子山”或是‘脚迹山’流传过程中的误读 。

角子山峰峦耸峙,景色秀丽,千姿百态的山石奇景堪称一绝。若攀登而上,三步一景,五步别有洞天,千岩万转,迷林倚石,雀声鸟语不绝于耳。有很多以奇石妙景命名的景点,如蝙蝠峰、飞来石、黄石板、磨腰石、厢子石等,还有许多以动物名字命名的自然景观,如猴屋、狐子楼、豹子洞、老鹰窝、龙洞沟、象鼻山、山寨墙、老奶奶洗脚盆、旗杆窑等景点。

古往今来,角子山这片土地,经历了无数的历史变迁,见证了无数的历史印记:山顶现有一碗口粗细、二尺见深的旗杆窑,传为唐朝黄巢起义从山东转战于此,在角子山安营扎寨时专为插旗而凿,鬼斧神工至今清晰可见。 环山腰有二里多长用石头砌的寨墙,宛如巨龙盘绕,极为壮观,据《中国历史记事》、《清史稿》、《清末大事记(豫州1840—1880)》、《泌阳县志》等史料记载,该寨墙是1851—1866年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捻军起义时修筑的。

角子山是英雄辈出的地方。在150年前,山东边板桥林庄村青年农民陈太安聚众揭竿而起,树立“捻军”大旗,在角子山招兵买马。为成大业,1856年,陈太安、萧况联合河南中部五股捻军在角子山会合,遂使义军壮大,声威益振,其势西及伊阳、宜阳、嵩县、永宁,东及临颍、偃城、许州,遍及南阳、汝宁两府,屡屡挫败清军。此时义军已发展至万余人,并与皖捻声势相联,与当时北征的太平军相互声援配合,震慑清廷。1857年初,太平天国钦差大臣赵雨村手捧天王“圣旨”,来到角子山,御封陈太安为淮西王。陈太安封王后,对角子山方圆百里之内的群众秋毫无犯,更不打家劫舍。当时,角子山四周有这样的民谣:“天皇皇,地皇皇,角子山出了个淮西王”。据《泌阳县志》记载,大小战斗有60余次,打死打伤清兵5600余人。然而在活动16个春秋后,终因内有失误,外部反动势力强大,捻军活动被镇压下去。

在抗日战争时期,角子山还设过新四军的地下兵工厂,为抗日力量提供了多批武器弹药。据泌阳文史资料记载,1944年11月,日寇侵占泌阳沙河店、牛蹄,1945年2月,沙河店、牛蹄的日、伪军约三百余人,向固守角子山一带的抗日游击队发起进攻,抗日游击队凭借有利地势奋勇反击,击毙日寇七人、伪军十余人,日伪军被迫撤退,从此再也不敢靠近角子山。

现如今下碑寺角子山下成立了角子山马术俱乐部,从境外进口名贵宝马八十余匹,包括俄罗斯纯血马、美国夸特马、荷兰观赏马等,为广大马术爱好者提供更加专业、更加全面的马匹及马术培训,同时为村民提供了就业机会,成功举办了2016年全国马术绕桶巡回赛。(综合 来源:泌阳电视台、泌阳早知道、谋智部传媒、泌阳同乡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谋智部传媒网-谋智部商业评论(原微信自媒体圈) » “抗日战争剧” 电影《猎枪》开机仪式在泌阳角子山隆重举行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