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再陷“维权门”,未来餐厅代理商围堵“饿了么上海总部”

2019年5月7日下午,饿了么未来餐厅代理商和加盟商因亏损额度巨大前往饿了么上海总部维权索赔。但是来自饿了么公司的保安堵住门不让未来餐厅代理商与饿了么总部领导见面会谈,在巨大的维权未果压力下,一场自发形成的维权行动爆发了。

(图:饿了么公司保安堵住门不让未来餐厅代理商与饿了么总部领导见面会谈)

(图:未来餐厅代理商围堵“饿了么上海总部”)

未来餐厅代理商围堵“饿了么上海总部”持续的维权活动并未结束,一波又一波。

早在2018年11月22日,新浪科技以“饿了么未来餐厅遭加盟商围堵索赔 创新餐饮能否持续?”进行了报道。另据有知情认识向猎云网爆料称:“饿了么未来餐厅招商欺诈,亏光我们的血汗钱。”据悉,有近20名未来餐厅加盟商家去到饿了么上海总部进行维权。

但,饿了么闭门不见,躲避,一直拖着。饿了么总部草草了事,未来餐厅代理商们始终维权未果。

网络时代,维权怎么如此艰难?

狗逼急了跳墙,当人活不下去的时候,只有斗争。万般无奈之下,饿了么未来餐厅加盟商们向媒体发出求救,并发出了一封求助信。

饿了么未来餐厅加盟商们的求助信

尊敬的政府领导:

恕冒昧,耽误领导百忙时间。我们是饿了么未来餐厅项目的全国代理商,饿了么未来餐厅项目自2016年8月8日启动招商,项目启动至今,两年多时间里全国约有50余家代理商经过饿了么公开招商和内部招商的形式先后参与到这个项目里,一共开了约240家门店,据不完全统计代理商先后投入高达2亿元。目前由于饿了么总部单方面强行变更政策和未履行招商承诺(包括但不限于代理协议、招商会议所宣讲的内容等)等原因,导致代理商全面亏损,2亿元打水漂,全国无一个代理商赚钱,甚至有代理商为这个项目负债累累。亏损还在继续扩大,全国代理商出于对饿了么总部的信任,经过多次沟通,饿了么总部作为互联网巨头秉承”只承诺、不办事”的风格,对亏损无良好的应对举措,反而继续收紧原先承诺的政策,意图以扩大亏损的方式强逼代理商自动关店。目前全国关店率已经高达80%以上,剩下继续经营的门店还继续在亏损的泥淖里,关店也是迟早的事。整个过程中,作为阿里系成员的饿了么利用互联网巨头的强势地位,严重违反商业道德、商业底线,漠视代理商的信任和利益,对我们代理商极尽威吓、欺骗、造假、编故事、抵赖、拖延、保安阻拦等手段而不以解决事情的角度来处理我们反馈的问题,导致我们全国全体代理商血本无归,妻离子散,生活无以为继。在此情况下,我们全体代理商集体请求政府领导出面帮助解决。

主要问题汇总如下:

项目存在明显的行政违法行为

饿了么总部在项目未经商务部《特许经营许可》备案的情况下进行招商加盟,存在行政违法行为。

作为项目最大卖点之一的一店多开模式,一直是市场监督部门不认可,存在巨大的行政风违法风险。

饿了么在项目运营中存在非常明显的商业欺诈。

(一)欺诈招商:

二、未来餐厅软硬件的规划失误

A、硬件功能区设计规划和设备投入

毫无商业底线和社会责任感,利用巨头地位对处于弱势地位的代理商极尽霸凌行为

(一)通过各种手段逼迫加盟商签署不平等的协议和条款,譬如对于废置的水吧间和万能蒸烤箱回购时以不签合同就不给回购的条件来逼迫加盟商签署补充协议。

(二)设备强买强卖,规划混乱,设备配备和装修上完全不切实际的高规格配置,全部由代理商来买单。饿了么总部在设备采购上存在严重的贪腐行为。

1、完全用不上或者使用频次很低的设备胡乱采购

成都四家简餐门店的水吧间至今空置装修加设备采购在5万左右,还不含多交的每月房租等。如下图:

总价96390元的商用设备,空置出来70090元的设备是没有用的,其中万能烤箱用了几个月。还不含多余申请的用电增容的费用。简单说门店直接损失近14万(空置设备7万+水吧间装修空调等3.5万+电力增容负荷浪费2万+近两年水吧间房租1.5万)这些都是完全公司管理原因造成的,却一直由我们加盟商承担。去年我们举行第一次维权,饿了么已经承认此事实,对部分门店部分闲置的设备进行了回购。但饿了么借回购事宜逼迫代理商签署不追究其他门店以及项目整体亏损的不公平协议,说明饿了么对此项目心虚。

2、设备采购费用远远高出市场价

上述图中,门店面积105平方,空调制冷去了32960元,更重要是这里面94项扣了1000安装费,99项还收600元调试费,更奇葩是空调运费还是购方出600元。

风幕机3000元,当初特意找了这个小厂家询价。加价近10倍是多么可怕事情!

(二)项目运营过程中,全国代理商运营自主权很小,基本上是饿了么总部说了算,而运营亏损却要代理商全额承担,不公平。我们在此项目的角色完全是测试项目的小白鼠。

1、原材料采购权全部掌握在饿了么总部手里。原材料成本太高,比一般市面上的同款高出30%-40%以上。而且原材料成本的高企还是在饿了么总部”在原材料供应上一分不赚”的承诺基础上的,令人匪夷所思。原材料成本占比高,直接导致毛利20%不到,与招商承诺上的55%毛利完全不符,直接导致全体代理商亏损。

2、产品定价权和活动促销权力全部由总部决定,代理商无权改动价格,促销活动也要总部统一审批。

3、产品研发进度慢,品牌迭代跟不上市场需求。截止目前,可供未来餐厅门店挑选的品牌只有10个,在招商当天公布的品牌80%都无法上线,而且上线的品牌60%以上其运营时间超过1年以上。由于品牌库可选品牌少,全国未来餐厅所经营的品牌基本雷同,没法实现当初承诺的通过大数据筛选达到地域口味差别经营。大部份品牌匆匆上线,没有几个月就失败下线造成新增设备浪费和物料的浪费;

4、闭门造车,沟通不畅,不尊重代理商的意见,很多关于未来餐厅的关键决策未征询代理商的意见强行下发。代理商作为项目里冲在第一线的角色,我们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也提了很多合理建议,基本石沉大海,渺无音讯。而且存在违反代理商意愿,逼迫代理商签署不平等的协议。

5、作为未来餐厅二期项目的水煮版,2017年8月推出后,9月底第一批门店上线运营,问题不断:品牌一直未新增,只有三个;部分原材料成本高于到手价,买一单亏一单;等等。目前从全国水煮版门店运营来看,水煮版项目完全拿代理商进行试点,盈利的门店寥寥无几。而试点的损失一直由代理商进行买单,门店一直处于亏损,总部一直无很好的解决方案,也没有善后措施。

基于以上饿了么在运作未来餐厅项目过程中存在明显的违法、违规以及商业欺诈等行为,我们认为饿了么应该为项目的失败承担全部责任,希望作为巨头企业能从社会担当的角度正面站出来妥善解决问题,一味拖延、无视,想让这个项目慢慢消失,对我们全体加盟商的利益和诉求置之不理,甚至威胁恐吓以及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逃避,恐怕只是引发更大的愤怒。

两年多时间,我们全国全体代理商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最终落得血本无归,妻离子散,生活无以为继的下场。在此过程中,我们始终本着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现在饿了么公司用搪塞、推脱、逃避的态度对待各加盟商。为了避免不理智的情绪扩散蔓延导致更严重的社会问题产生,我们请求政府能出面牵头协调解决问题。我们坚决相信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会给各创业者一片明朗的天空,会给弱势群体以强力的支撑,给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全体加盟商一个生活尊严的保障。

希望政府领导接洽为盼,万分感谢!

未来餐厅全体加盟商

2019.05.01

文档图片于招商会现场拍摄

图上15个品牌,只给到三个品牌上线,其中目前只有周大虾还存活。

我们做了2年整却一直亏损更不说收回投资。

实际上加上三相电力增容、租赁的店面要恢复成毛坯状态供公司进场,加门店押金等接近50万

招商时承诺给5-8个品牌,实际上最多4个,2017年初就1-2个品牌在上线

我们2017年第二批都交了拍卖费,于2018年9月左右签署放弃区域代理和水煮版本的补贴后退回。

按公司数据决策选址,例如,成都春熙为双版本店和红星路店直线距离为1公里左右,红星和美熙的直线距离为4.5公里。导制四店都处在严重亏损,现已关闭两家并于17年11月提出赔偿方案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原材料成本占比高,直接导致单均毛利15%不到。毛利扣除房租、水电、人员就亏损

产品研发进度慢,品牌迭代跟不上市场需求。截止11月1号,可供未来餐厅门店上线的简餐品牌只有5个。

相关链接:来源比特网  http://telecom.chinabyte.com/361/14609361.shtml

南法治网报道,4月13日,大理古城的南门聚集了来自云南不同地级市的20多家“饿了么”独家代理商,这些代理商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被“饿了么”以未完成KPI和公司股权调整为由单方面清退,在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只得拉起横幅维权,横幅上打着“饿了么还我血汗钱”、“拿代理商当炮灰,投资百万血本无归”等标语。

每年投入过百万 被清退后血本无归

4月10日,西双版纳景洪的“饿了么”代理商王先生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短信称“因违反原协议的内容,行使单方面的解除协议权利,自通知之日起48小时后将关闭权限账户”,王先生表示,自从代理“饿了么”之后,每年线上投入100多万元,而且逐年递增,单是2019年3月份线上投入就高达40万元,线下推广也投入10多万元,原本期待着付出就有回报,却没想到成为了“弃子”。

一头雾水之下就“被清退”的不只王先生一个人,红河蒙自的李女士也在“被清退”之列,她表示,算上代理之初缴纳的20万元的保证金和34万元的转让费,至今已经投入了300多万元,如今突然“被清退”,血本无归不说,还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其他代理商也表示自己同样收到了类似的清退短信,但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被清退”的代理商与“饿了么”的合同并未到期,“饿了么”也并未给出过任何书面的解释和解决方案,仅以短信通知的形式就关闭了代理商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

代理商纷纷表示,投入了大量了人力、物力、财力,就这么被清退,实在无法接受。“在多次与招商部沟通均无果后,接到清退通知的“饿了么”代理商们只得齐聚大理,走上了维权之路,“拉出横幅维权实属无奈之举,目的是希望能够得到妥善处理。”王先生无奈地说。

“无法完成”的KPI成为“被清退”的借口

事实上,被清退导致血本无归的事情,并非个例。早在2017年,饿了么总部就曾在全国清退过不少代理商的独家代理权限。这一行为在当时引起了代理商的极大愤怒和不满,并引来了大规模的维权行动。

当时饿了么给出的解释和此次云南代理商维权事件一样,饿了么认为代理商未能完成KPI指标,因此将他们纳入直营体系,清退其独家代理权。但据代理商的反映,在接受了独家代理之后,不仅每年向饿了么缴纳20-50万元不等的代理保证金,为了帮助饿了么拓展当地市场,还采用了补贴商户等多种方式推广,投入了大量资金。而饿了么所说了“KPI指标”更是让代理商叫苦不迭,“比如这个月的KPI指标是80万,下个月就增长到180万”,为了完成大幅度上涨的KPI指标,代理商只得投入更多成本,就像投进了一个无底洞。这个时候遭到“清退”,则意味着所有投入打了水漂,一两百万甚至更多的投入,最后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从2017年到2019年,代理商的维权之路仍在继续,想要从法律层面进行有效维权,仍然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作为平台可以依靠资本力量进行试错,然而代理商在平台的裹挟下倾家荡产,却是难以承受之重,前车之鉴仍在,因此广大代理商对待选择平台上应当谨慎考量,避免蒙受经济和精神的双重损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谋智部传媒网-谋智部商业评论(原微信自媒体圈) » 饿了么再陷“维权门”,未来餐厅代理商围堵“饿了么上海总部”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